笔趣阁 > 春夜 > 第 22 章

第 22 章


三两银光散盘点缀在天空,  漆黑夜幕下,沙丘荒漠一望无尽。众人已歇,篝火明黄色的光下,  只有金光御和靠着笼子看管他的时雨还醒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盯着时雨。他成名近二十年,  和步清源打交道得最多。步清源是个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的人,若是那人看自己,自己未必有法子糊弄。但是幸好,  步清源看管的是更重要的先楼主,  秦随随让时雨这个小傻子来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是无情。但无情也有无情的好――少年不知情爱,  便容易被糊弄。

        笼中的青年抱胸后靠,戏谑道:“时雨,  你若是真的有认识一个女郎,  那你便是在哄骗她,你面对她的并不是你的真面目。你敢将你最真实的样子暴露给她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果真反驳:“我没有哄骗!我就是用我本来的样子在和她相处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嗤笑:“用你杀我时的样子,还是用你屠尽别人全家的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向前倾身,篝火的光在他脸上轻轻一跃,  他的脸从一重明灭中,  完全埋入了黑暗。金光御贴着笼子,跟时雨耳语:“三年前,你尚未十四,因为有人怕你,你便杀光了人家一家。楼主为了平息你这事,  亲自登门压下此事……时雨,从什么时候开始,‘秦月夜’的人开始怕你呢?从他们发现你没有感情那一刻开始――杀人者也有心,  但你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想伪装得正常,你也不要忘了自己骨子里是个变.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抬头,  他目中尘光平静,波澜淡下。时雨偏头,说:“因为那个人,派很多人杀我,他想杀我,我才反杀的。但我已经和央央说过了,我不会对她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别过脸,嘴角微撇,略有委屈与不悦。他强调:“央央说我不是怪物。我不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:“你别介意,我本来就说,我是羡慕你的。若我能像你这样……我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一幕。时雨,你大概没听过,我有一个爱人,已经好几年了。她是官家女郎,我带她沦落江湖。杀手不能有软肋,不能暴露踪迹,我为了她,这些年接的任务少了很多……我将她藏起来,一藏就是五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恍然大悟:“这个我听说过。但是有女人又没什么奇怪的,你干嘛要把人家藏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看他:“因为我想和她成亲生子,想隐退,想离开‘秦月夜’,想过平静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想了想,说:“干嘛要离开‘秦月夜’?离开了你就挣不了那么多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低笑,怅然道:“心动了,哪管更多的?时雨,你知道‘秦月夜’为何不鼓励杀手成亲么?就因为杀手们的仇家太多了,我藏起来她,以为我可以藏一辈子。但是这种隐姓埋名的生活,她大约不想要吧……她用我的东西,联络了秦随随,跟你们联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被她下了药,秦随随埋伏来杀我。我挣扎着离开,还将她藏起来……我以为是家里仆从背叛我,我最后一次回去我们家的时候,便知道她是主动离开的。时雨,你们将她放到了哪里?秦随随要如何折磨我我都认,我只想问她一句为什么――我一心待她,她为何背叛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回答:“我没见秦随随身边有女人。也许人家不喜欢你。你自作多情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惨笑:“五年……全是我自作多情?时雨,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挽起袖子,再缓缓地脱掉上衣,背过身去。篝火微暗的光下,目力出众的时雨,清晰地看到金光御后背上的掌印,和手臂上寸寸裂皮渗血的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后背的掌印,是暗紫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雨:“你中毒了。为什么不解毒?”

        解毒了,也许金光御就不会这么轻易地被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穿回衣服,道:“所以秦随随才让你攻击我后背,我听到那话,动作凝滞,才着了你的道……我在那一瞬间,就想到了这毒,是谁带给我的。这毒不致命,但夜夜钻心刺骨。我留着这毒,不解它,就为了提醒自己记住,是谁让我落到这一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的目光,阴狠痛意相次而过。他武功盖世,却选择被擒,也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的下落……但是从时雨的态度,加上这一路秦随随和步清源身边根本没有女人出现过的架势,金光御已经明白,那个女人恐怕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随随会把人放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看着时雨:“看到我今天这一步,你不害怕么?你要是继续下去,你会变得和我一样。爱也爱不得,恨也不能杀,日日痛苦,被人追缉,众叛亲离……你在往一条通往地狱的路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:“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冷笑:“那你以为为什么‘秦月夜’的人都没有妻儿子女?再前任的楼主,生了秦随随这个女儿……一家都死在这个女儿手里!杀手就是要断情绝爱,我这样就是找死。情啊爱啊那么好,为什么步清源不沾身,为什么秦随随不嫁人,为什么我说羡慕你……时雨,爱人会成为你的软肋。你的央央,会杀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面容微微苍白,他脸色因此变得难看。他抓着笼子的手指微微抖一下,金光御看出时雨内心的惧怕和挣扎。时雨低头片刻,忽抬目,用平静至极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雨:“你在恐吓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多年成名,杀手榜上排名第一,但他每次和时雨这样漆黑静幽、没有情绪的眼神对视,骨子里都生起一层危机。金光御冷冷看着时雨,道:“我是用自己提醒你,不要犯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站起来,兜帽遮蔽的光,掩住他垂下的睫毛。时雨道:“你咒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时雨手抓在笼子栏杆上,蓦地拿出钥匙打开笼子。他抬目,和笼中起身的金光御对视。少年拔身扑去,黑影如电,威猛至极、不含杀气却危险至极的招式,一拳击倒金光御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怎会认输?当即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笼中二人的打斗吵醒了诸人,几个巡夜杀手过来,见时雨快要将金光御按死在笼中。几人连忙过来分开二人,将时雨带出笼子:“时雨大人,消消气!不要跟他计较!楼主吩咐要他多活两天,你可不能在这时候把他杀了,那就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御从沙土中爬起来,嘴角咧开的笑,血渍斑斑:“来啊,有本事杀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身形一拧,回头就要再次钻进笼子,硬是被三两个杀手架走。时雨脸色难看,几人犹豫片刻,怕时雨回头就将金光御暗杀了。几人商量一下,让时雨去巡夜,他们过来守着金光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让他杀金光御,时雨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--

        京城外的落雁山上,戚映竹又找到了时雨这个小坏蛋藏起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因是成姆妈每天进进出出,看着他们家那个曾被树枝压塌过的厢房,怎么看,成姆妈心里怎么不安。成姆妈现在猜那个厢房屋顶应该是被女郎那个叫“时雨”的江湖朋友补好了,但成姆妈心里嘀咕,不太信任那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日戚映竹的身体看着好些了,成姆妈就抽空,去山下请了木匠来,修葺一下他们家的厢房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兴土木,怕尘土让女郎咳嗽,寝舍门窗禁闭,戚映竹坐在屋内安静写字画画,寥寥听到屋外成姆妈的大嗓门吆喝。戚映竹因自己身体差而不能出门,心中略有歉意,是以她虽然在写字,却也一直侧耳聆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听到姆妈扶着竹梯让人爬上去的声音,隔着窗,她声音细弱轻柔,如清潺溪流:“姆妈,一会儿把家中从滇地得到的‘女儿茶’泡给几个师傅尝一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干活师傅一听就知道这是好东西,当即热情起来:“女郎真是太客气了。女郎这般心善,日后会有福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听到她这般大方,不由地心疼。她心里嘀咕女郎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日后要找机会好好跟她说一说。但是戚映竹已经许出去的话,成姆妈只好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一会儿,戚映竹听到外头的喧哗声。她不由放下书卷,披衣走到门前,听到外面人说着:“找到了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妪,你们家屋顶上怎么有个木匣子?我们该不会翻到你们家藏着的什么传家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奇怪:“什么?几个后生胡说――我们家哪来的传家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屋顶是时雨翻过的,隔门倾听的戚映竹不觉心中一动。她心脏因此跳快了两下,被自己捂住,强行镇定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成姆妈果然来敲门。戚映竹迫不及待地开门,就让人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才抬起手,手还没敲到门上。她无言地看一眼戚映竹,戚映竹睫毛闪烁,红着脸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:“我看看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打开这个自己没有见过的木匣,本以为会是时雨悄悄藏起来的一点儿零嘴、零花钱之类的。她心中揶揄,还想着拿这个回头调侃时雨。然而匣子一打开,尘土飞溅,戚映竹捂着帕子咳嗽两下,目光却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雕着木兰花的木簪,一只竹蜻蜓,一个咧嘴笑的泥人,还有咬了几口、已经变得硬邦邦的蜜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下子便认出,那是时雨强迫带她下山看烟花的那一晚,时雨买给她的小玩意儿。戚映竹既吃不下那么多蜜饼,又不能将时雨买给她的东西带回去让成姆妈看到。她将东西还给时雨,而时雨――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能想象到,他怎么偷偷摸摸地蹲在她家厢房上,认真地把他的小木匣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奇怪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掩着砰砰心跳,从小玩意儿中,将那根简单的木簪取了出来。她爱不释手地握在手中,成姆妈用警惕的眼神看她,戚映竹别过脸,小声:“我怎么知道?姆妈你别看我,我又没本事爬上去藏木匣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:“是不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赶紧道:“也许是我们之前住在这里看院子的人,把他的东西藏在屋顶了。也许真的是传家宝呢。姆妈,我们把东西给人家放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看向戚映竹手中的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低头咬唇,忽而偏过半张脸,杏眼闪动如银鱼戏湖:“我喜欢这根簪子。我放一柄好的簪子进去,把这枚换下来好不好?我的簪子比这枚贵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严肃:“女郎!”

        戚映竹抿唇,握紧簪子。她鼓起勇气,娇嗔道:“我不管,我就要这簪子!除非主人要跟我换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怕姆妈抢她的簪子,说着话就紧张地往里舍跑了几步。戚映竹忽而在成姆妈面前表现出她女孩儿活泼青春的一面,成姆妈看得呆住,又不禁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成姆妈提醒那跑进里舍去藏簪子的女郎:“……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外面姆妈去妆奁翻她簪子了,里舍床榻上,戚映竹握着木簪,放心地躺下去。青帐垂地,她静静躺一会儿,忽然觉得无聊无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――时雨会不会不回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不是嫌她病弱,不想回来看她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实存在过的一场春夜之雨,并非她病得太厉害、产生的幻觉,对不对?

        --

        沙漠中,秦随随火冒三丈来找时雨:“时雨,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沙丘上、懒洋洋地戴着兜帽遮阳的少年仰起脸,无辜地看着秦随随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随随火冒三丈:“让你看金光御,你不看,跟人换了……这都是金光御的阴谋,你懂不懂?现在人逃跑了……这人多危险,你有在意过么?人家激你几句,你就要杀人……你是疯狗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漫不经心:“你们把他弄丢了啊?那再找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随随气得一个后仰,她身后跟来的长身玉立的书生一样的青年,即步清源,笑着在小楼主后背上拍了两下:“消消气,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用兜帽拢住脸,说:“人又不是我弄丢的,你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随随本被步清源安抚下去,因他两句话又气得跳起来。少女张牙舞爪,但是时雨却神情恹恹,转了身不面对她:“别烦我,我在想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随随“哟”一声,嘲笑他:“你还有事情要想啊?你那脑瓜,想得通么?别为难自己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觑来一眼,与她对视一刻。时雨说:“你说,我是不是应该回京城,去杀了央央?金光御说得对,软肋会害死自己。杀手不能有心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雨自言自语,面无表情:“我之前走错路了。我要把这个路掰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狠无情,让秦随随和步清源一时呆住,没有跟上他的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烈日躁风,黑衣少年站了起来,漠然压下了他心头的那一点儿迟疑:“我不跟你们继续往塞外走了,我要回京城杀央央。”


  (https://www.xbiquwo.cc/dudu/229/229336/22504909.html)


1秒记住笔趣阁:www.xbiquwo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biquwo.cc